荆棘

金合欢
阿拉伯树胶
约翰·威廉·列文(1770-1819)

粗鄙的异教文明普遍地毁灭了自然,和诗歌,所有这些都是精神上的。

约翰·缪尔(4月21日,1838年12月24日1914)

广告

世界的天堂

地心-地球-中心-宇宙-卡特尔-01

如果今天我有一个年轻的头脑去指导,开始生命的旅程,我面临的责任是在我祖先的自然道路和人类的自然道路之间做出选择。..现在的文明方式,为了它的福祉,毫不犹豫地让那个孩子踏上我祖先的道路。我要把他培养成印度人!

瓦坎坦卡,伟大的精神,有一股强大的统一生命的力量涌进并贯穿万物——平原上的花朵,吹着风,岩石,树,鸟,动物——和第一个人呼吸的力量是一样的。所有的事物都是如此的相似,都是被同样的大奥秘聚集在一起的。

与地球上所有生物的亲缘关系,天空和水是一个真实而活跃的原则。在动物和鸟类的世界里,有一种兄弟般的感觉,使拉科塔人在他们中间保持安全。一些拉科塔人与他们那些长着羽毛和皮毛的朋友走得如此之近,以至于他们在真正的兄弟情谊中说着共同的语言。

动物有权利——保护人类的权利,生存权,乘法权,自由权,以及人类债务的权利——并且为了承认这些权利,拉科塔从未奴役过动物,并保留了所有不需要食物和衣服的生命。在动物和鸟类的世界里,有一种兄弟般的感情使拉科塔人在他们中间保持着安全。

这种生活观念给了拉科塔一种永恒的爱。它使他的生命充满了欢乐和神秘;它给了他毕生的敬意;它为所有的事物在生存计划中创造了一个与所有事物同等重要的位置。

拉科塔人不会轻视任何生物,因为所有人都是同一个血脉,用同一只手做的,充满了神秘的本质。在精神上,拉科塔人既谦逊又温顺。温柔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将继承大地——拉科塔人就是这样,他们从地球上继承了早已被遗忘的秘密。

我们没有想到广阔的平原,美丽连绵的群山,蜿蜒的溪流,纠结的生长,作为?野生的。只有对白人来说,大自然才是一片“荒野”,对他来说,大自然才是一片“野性”动物和“野蛮人”的“滋生”。
直到东方的白人来了,野蛮的狂乱把不公正的东西堆在我们身上,我们所爱的家庭才变得“狂野”。对我们来说。当森林里的动物开始逃离他的时候,然后是我们的“狂野西部”开始了。

-路德站熊,奥格拉拉·拉科塔部落首领(1905-1939)

曾经有一个拉科塔圣人,称之为饮用水,谁梦想着成为什么样的人。...
他梦见四条腿的人回到地球,一个奇怪的种族会在拉科塔斯周围织成一张网。
他说,“你应该住在方灰色的房子里,在贫瘠的土地上。...'
有时候梦比醒着更明智。

-黑麋鹿(1863-1950年)奥格拉拉·拉科塔的圣人,写在1932